晨默

喵喵喵~

〖零夜〗《安雷丨万圣节的一颗糖》

哇啊啊啊啊!!!好甜的糖啊!!!我好喜欢吃!((◝(˙ ꒳ ˙ )◜⁾⁾

零夜:


ooc文,14岁雷×24岁安。
就一颗糖。


“安迷修,你在干什么?”雷狮看着安迷修在家里挂了一串串的小彩灯还有几个南瓜灯感到一阵不爽。


“嗯?今天是万圣节啊?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不是挺喜欢的吗?还有什么圣诞节,情人节。”安迷修兴致勃勃笑着说到。


“你不是对西洋节没兴趣的吗?而且我也对万圣节没兴趣,无聊→_→,小孩子的把戏。”雷狮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到。


“你就是太成熟了,偶尔像小孩子一样跟我撒撒娇也好。”安迷修微微皱眉苦笑到


因为,因为我们相差10岁啊~我找不到装成熟以为跟能接近你的方法。


但,如果是恋人的话,是可以撒娇的吧?雷狮笑了。


“安迷修,你把头低下来”雷狮第一次笑得跟孩童一般,灿烂的挪不开眼睛。


“啾~万圣节糖果,喜欢吗?”雷狮说这句话的时候脸其实已经红爆了还故作镇静的把嘴里的话说出来。


“嗯😊喜欢,很甜”安迷修说完扣住雷狮的头


“啾~这是回礼,甜不甜?”


雷狮骂了一句“傻子”直接羞红了脸跑进房间里了,还用力的甩了一下门。安迷修也不是什么,就是笑了笑,手指下意识的摸了摸刚刚被亲过的嘴唇,好像刚才柔软的触感还停留在上面。


零夜:好了,说好了,就一颗糖。

「安雷」Trick or treat

#ooc严重#
#借了梗……不要拆穿我_(°ω°」∠)_#
#万圣节快乐!!!#
#OK的话就看吧#
#这连我自己都没脸看了@零夜 #
☆*☆*☆*☆*☆*☆*☆*☆*☆*☆*☆
完成工作后的雷狮一脸疲惫,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昏昏欲睡的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大街上的商铺和往日的不同,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快点回到家好好休息一下。
回到家后,雷狮一屁股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略微驼着的背倚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他呼了一口气,合上了快要睁不开的双眼,打算休息一会。刚合上没一会,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啧。”
雷狮不爽地睁开眼睛,慢慢站了起来向大门走去。
“Trick or treat!”刚打开大门,外面就传来了欢乐的声音。
雷狮愣了好一会,等眼睛成功对焦后才看清面前人的模样——一双温和的绿瞳,挺立的呆毛和欠揍的笑容。十分生气的雷狮瞪了面前的人一眼,没有作出任何回复,重重把门关上了。
“喂喂!雷狮你也太过分了吧?!难得一个大好的日子你居然把别人拒之门外!”不明状况的安迷修不停用力地敲打着紧紧关着门,生气地嚷嚷着。
“我看你才过分吧?我刚坐下准备休息一会你就来敲门吵我,安迷修你这个傻逼骑士的脑子是不是又进水了!”门突然被打开,吓了安迷修一跳,雷狮咬了咬牙,紧皱着眉,狠狠地瞪着安迷修,大声吼了回去。
“啧啧。恶党你就是因为这个生气啊?”安迷修挑着眉,有点好笑地问到。
“怎么你有问题?”雷狮不耐烦地揉了揉快要爆炸的太阳穴,然后双手抱胸,不满地说到。
“没有。”为了避免雷狮二次发怒的安迷修无奈地摇了摇头。
“话说…你这是什么打扮啊?”雷狮重新打量起安迷修,发现他披着一件黑色带有恶魔角的斗篷,手肘上挂着一个刻了笑脸的南瓜,里面装着很多糖果和巧克力,手上还拿着一把叉子,于是便好奇地问到。
“嗯?今天是万圣节啊,满大街都是南瓜和幽灵的装饰哦。恶党该不会不知道吧?”安迷修热心地解释到。
“啧。这节日不都是小孩子过的吗?”雷狮嫌弃地看着充满童真的安迷修。
“谁说万圣节只有小孩子能过?先不说这些,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
安迷修嘟了嘟嘴,伸直了挂着南瓜的手臂,晃动着手中的道具,示意雷狮。
“没有糖。”不怎么喜欢吃甜食的雷狮果断回应了安迷修。
“那我就捣蛋了哦?小心我把恶党的屋子搞得乱七八糟。”安迷修用戏谑的语气,笑着对雷狮说到。
“你有本事你就试试?我不把你人拆了我就不叫雷狮。”
雷狮面无表情地盯着安迷修,本来处于放松状态的手突然握紧,这时候的他巴不得将面前那个烦得要死还特别欠揍的人打一顿来解解气。
“我不管,你不给糖我就捣蛋。反正恶党你也打不过我,毕竟我已经对你已经了如指掌了。”
安迷修并没有因为雷狮那强劲的语气而感到害怕,他头轻微低着,眼睛正死死地和对方那充满星辰大海的双眼对视着,手依旧伸向雷狮。
“啧。”
雷狮一把抓住安迷修的领口往下扯,待安迷修的脸差不多贴近,便吻住他的嘴唇,一会才肯罢休。
“万圣节快乐。家里真的没有糖,这个应该可以代替吧?”雷狮舔了舔红润的嘴唇,说到。
……
雷狮突然发出的行为让安迷修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安迷修缓过神后,回想刚刚的所有过程,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红晕。
“恶党这个不算!”安迷修红着脸喊到。
“啊?傻逼骑士你知道这个可比糖好多了!”雷狮不爽地说。
“不过…看样子恶党应该是不会介意的了。今晚的狂欢才刚刚开始哦~”
安迷修并没有回应雷狮的话,眯着眼睛,嘴角轻轻上扬,那标志性地微笑让雷狮惊讶和期待。他走进雷狮的屋子里,把门给锁上了。
“喂喂,安迷修你想干什么啊,正常的套路难道不是你转身离开吗?”
“都说了刚才那个不算数。所以还是要捣蛋哦~”

【听说被人念叨耳朵会红】

一个梗……@零夜 
☆*☆*☆*☆*☆*☆*☆*☆*☆
安迷修现在晚上在自修课上写完作业,教室里热闹得飞起,而他始终感觉很无聊,原因是雷狮生病了,没来上课(虽然平常也不在)。那个恶党在干什么,晚饭吃了什么,在写作业吗,还是又贪玩在玩手机,啊,无聊死了,随手在本子上乱涂乱画,转着笔,发呆。
而在某人的家里。
“大哥?你怎么了?还有耳朵怎么……”正在照顾雷狮的卡米尔这样说到。
“我怎么知道!”
只见雷狮用被子盖过头顶,便什么都不理了。卡米尔只是看了看那一团,走出了房间。

雷狮正在胡思乱想,感觉很是奇怪。

只见他的耳朵红得滴血。

「安雷」双面的你

#高中校园#
#ooc严重#
#借了梗……不要拆穿我_(°ω°」∠)_#
#双面安哥有#
#你看!我发了哦!@零夜 
#可能会有后续吧……应该吧?#
#OK的话就看吧#
#这连我自己都没脸看了#
☆*☆*☆*☆*☆*☆*☆*☆*☆*☆*☆
“雷狮,你醒醒,要上课了。”
“唔,别烦我!”
“你都睡了一个上午了。”
“安迷修你他妈烦不烦!”
雷狮终于抬起头看着安迷修,眼神可以直接杀死个人。
安迷修却不以为然,无视了雷狮那个吓死人的眼神,他身为同桌觉得有义务去管管雷狮,他笑着重复了刚才的话“别睡了,要上课了。”
又是这个笑容,雷狮想,真恶心。没错,他讨厌安迷修,并不是因为安迷修对他做过什么。不,安迷修没对他怎么样。只是,他的存在让雷狮心烦 。他的笑容,乐于助人的样子,友好的声音和总是太过高兴的样子……
让雷狮受不了!!!
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很讨厌他就是了。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迷修正在帮助一位可爱的学姐,脸上挂着那个欠扁的笑容,真想给他来一拳,当然他也照做了。
“喂!那个谁,来跟我打一架!”雷狮露出了他那狂妄不羁的笑。
“我为什么要和你打。”安迷修被眼前这个人惊艳的容貌竟弄得失神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过来。
“因为我想,怎么。”
“莫名其妙。”安迷修觉得这位同学真奇怪。
之后因为安迷修好脾气,没有因为雷狮的挑衅而动怒,这架也就没打成,但也结下了个梁子。
雷狮知道如果继续睡的话安迷修就会一直唠叨个不停,真的非常烦!所以他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安迷修,然后装作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最后还是睡着了捏(・👅・)
然而,意外总是那么突然。
放学的路上,雷狮好像看到安迷修被一些人给带到一个小巷子里,好奇心驱使着雷狮偷偷跟了上去。
“真是的……”安迷修摘下了他的眼镜,语气很是冷淡,
“让我失望……你们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呢。”安迷修对着他前面的三个人说,“就不能等到我今晚出现在Espredor酒吧再说吗?”
“胡说什么安迷修!!”其中一个人激动的说,“因为你我今年一整年就只能用一只眼看东西了!!!”
“是吗?不好意思……因为你马上就会……”
“什么都看不见了!”安迷修露出了他那充满杀气的眼睛。
“还敢说!你一个打我们三个不可能赢……”那个人还没说完就被安迷修一手抓住脑袋,狠狠的朝地下砸去。这一下可砸得不轻,那个人立马昏了过去。
“你这混蛋!!!”另一个人手握住拳头向着安迷修的头打过去,却被安迷修用书包一甩甩飞了,滚到一边。安迷修不屑地说:“你们真的认为三个人就能够打败我了吗?!”
最后一个人手上拿着他的小刀,手正微微颤抖着,害怕地说:“安迷修……你好斗性太强……”
“真应该去好好看看医生!!!”
“干嘛要去看医生?”安迷修觉得很好笑,然后一脚踢飞了那个人的小刀,“不是有你们在,可以让我用打架的方法来平息自己吗?!!”安迷修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最后三两下就打败了那三个人,然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了。
雷狮目睹了整个过程,这还是那个在学校里对谁都温柔的安迷修吗。他和他太过友好的笑容……我从来就很讨厌!
真是没想到……不过……虽然有点吃惊,但雷狮露出狡猾的笑容,明天可有的玩了。
“呦~安迷修!”雷狮坏笑的说道,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继续说,“跟我来一下。”安迷修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跟着雷狮来到了学校天台。
“雷狮?……有什么事要在这里?”
“别装了。”
“什么?”
“昨天的事我看到了,还真是勇猛啊骑士大人。”
“你在说什么?”
“嚯,还装啊!昨天你和别人打架我都看到了。啧啧啧……没想到在老师眼中的模范学生安迷修同学居然在打架,把这事告诉学校里的人会这样呢?emmm……会退学的吧?”雷狮带着些玩味的眼神看着安迷修。
突然,安迷修一把把雷狮摁在墙上,冷漠地说:“我没心情和你玩游戏。所以我现在清楚地告诉你……如果你把我的秘密说出去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你最好给我听懂了!!”
虽然脑袋磕到墙上很疼,但雷狮笑得越来越开心了。没错,冷酷,无情,可怕……和在学校里的他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另外一个人。
“虽然我讨厌你,但我没有卑鄙到那种程度。况且,我现在找到我想要的乐子了。”
不过,现在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明天见喽!安·迷·修~”
之后雷狮一身轻松。终于懂了啊!雷狮这样想着,讨厌安迷修的原因是因为一直都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很假。而事实果然如此!不过真正的他也没好到哪去,至少有趣多了!
第二天,雷狮在学校门口见到了被一群女生包围的安迷修。不得不说,安迷修在学校还是挺受欢迎的嘛。这时,安迷修露出了非常温柔的笑容,有几个女生尖叫了起来,但雷狮觉得恶心得想吐。
“啧,真倒霉。”上课开小差不小心被丹尼尔主任发现现在正在被罚打扫图书馆的雷狮这样嘟囔着。“真是不敢相信!为什么要我做这些?!可恶!”
正在雷狮碎碎念的时候,脚突然一滑,他摔倒了,书撒了一地。
“嘶……真是倒霉……”
“雷狮?”
站在雷狮面前的正是安迷修同学。
“你没事吧?”
“你怎么在这里……多久了!”
“我在这儿有一阵子了,在看书。然后看到你拿了这么多书进来……开始想你一个人应该没问题,不过后来就看见你摔倒了。”安迷修又摆起了他那虚伪的笑容。
换句话说,看到我有困难都不帮忙吗??!混蛋一个!!
雷狮生气地想着。
“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了,安迷修,我明明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雷狮实在受不了这个恶心的笑容。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雷狮,”安迷修很严肃地说,
“如果不伪装的话,你的处境暂时是很危险的。”
“哈?”
“危险,本大爷才不怕什么危险!!”
“安迷修我告诉你!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在我面前就不要伪装你自己!!!少恶心人了!!”
“你不觉得累吗。”
雷狮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他才不是关心安迷修,只是不想再看到安迷修那么虚伪,真叫人讨厌。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但随后说到,
“是吗?说实话我蛮喜欢伪装自己……特别是你这种人……”
“因为我很喜欢让你看着我的笑容浑身不舒服。”
“你个混蛋!!”
…………
今天是学校外出郊游的日子。
我想回家!!
这是雷狮此刻的内心想法,那个混蛋安迷修!一直用他的笑容惹我……而且还是故意!!!
然后,有个男同学不小心撞到了雷狮,雷狮的背包被撞下了山,挂在了树上。
雷狮周围竟有肉眼可见的黑气,吓得那个男生一愣一愣的。
“啧、真是烦死了。”
雷狮说完就抓着护栏去够挂在树上的包,然后一甩给甩了上来。却不料雷狮手一滑,掉了下去。
没错,掉了下去。
“靠,最近怎么这么倒霉!!”
雷狮发现自从知道了安迷修的真面目就一直这么倒霉,安迷修那个灾星……
不过幸好没死,好痛!!好像扭到脚了……雷狮看了看上面,爬上去是不可能了……
这时灌木丛里发出了声音,
“什么东西!!!”
安迷修从灌木丛后面走了出来。
“终于找到你了雷狮!”
“你怎么在这里!”
前十几分钟……
“老……老师,雷狮掉了下去!!”一个女孩惊呼着跑到了老师面前,安迷修正好听到了。
“雷狮怎么了?!”安迷修有些慌张地说。
“雷狮……雷狮为了拿包……从,从那里掉了下去!”
女孩用手指了指雷狮掉下去的地方,很是担心。
安迷修这时突然说,“我去找他!”
然后,他马上朝女孩指的地方跑去。
镜头转换回来……
“总而言之,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
安迷修在看到雷狮之后,不知怎么松了一口气。
“站的起来吗?希望你没受伤。”
“……”
雷狮难得的沉默了。
“怎么了?”
“……我……我把左脚给扭伤了。”雷狮小声地说到……
“是吗?”
“?”
“没问题,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
“!!!”
安迷修把雷狮扛了起来。“混蛋安迷修!?你在干什么?放我下来!!!”雷狮挣扎地说道。
“别吵了雷狮,就算放你下来你也没办法走路的,这样走比较快。再说,不快点回去的话,其他人会担心的。”
“你别在那假惺惺,谁说我走不了,快放我下来!!”
走了一段路之后,雷狮还在挣扎着。
安迷修看着雷狮一点也听话,就觉得很生气。他一把把雷狮摔在地上,给了他一根棍子,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也没兴趣继续抬着你走……所以自己给我跟上了!!动作慢的话就给你颜色看!我没心情和你在这浪费时间!!”安迷修也不在雷狮这里装了。
又走了一段路,雷狮开始抱怨安迷修了。
该死的……我的脚怎么这么痛,那个混蛋安迷修!!!雷狮撑着棍子慢慢地走着,而且走得这么快,就不怕我会跟丢吗!!
真正的他……除了危险,可怕还冷酷无情,坏得要命,开什么玩笑!!!!
然后雷狮再一次摔倒了。
他觉得要找个时间好驱一下他身上的晦气了。
“你要坐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
安迷修注意到雷狮没有跟上来,便回头看他。
“用不着你说,我自己会站起来的。”
“……………”
站……站不起来……雷狮绝望地想着。
安迷修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雷狮的脚裸。
“痛痛痛痛!!!安迷修你他妈轻点!!”“你是傻子吗?”
“哈?”
“扭伤和骨折都分不清吗?”
“我的脚骨折了?”
安迷修看起来很生气 ,把雷狮给背了起来。“拿好包,闭上嘴!”
“快放我……”
雷狮还想说些什么,但被安迷修硬生生给打断了。
“我说闭嘴!!”
安迷修现在真的很生气,但他不知道这无名火是怎么来的。
算了,反正现在有人背着。
………………
雷狮脑袋现在变得昏昏沉沉的。
“安迷修。”
雷狮迷糊地叫了安迷修。
“什么事?”
“你不累吗?”
“安迷修你为什么要伪装自己,明明这样的你也是这么好。所以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雷狮,你发烧了……”
安迷修用头碰了碰雷狮的脸说。
“……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认为真正的你要比那个根本不是你的安迷修好上好几倍。”
安迷修觉得雷狮可能是烧糊涂了,他竟然觉得这样的雷狮有点可爱。
“反正我喜欢……”
雷狮说着说着,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安迷修一回头看到雷狮睡着了。
“胡话……”安迷修小声地说了一句。
之后的事雷狮不记得了。当雷狮醒来的时候,郊游早就过去了。住在医院里两个星期……
太倒霉了!!